蓬乐不可为
不能解风尘 亦不能入群山
便在这人间 每日看你一眼
有个全世界最可爱的天才小女朋友@昼以长庚晚
 

安慰了朋友很久 最后他说要去看自己的猫了 我幡然醒悟 瞎担心真是多余
他还有猫 我只有难过

我听过最美的四个字

“会躺就行。”

室友做会回来跟我说 有个男的要包养她
我说 有钱吗
她说 开兰博基尼 可以给我英国的工作
我说 你问我没用 我没遇到 所以我的意见没有参考价值 是我的话我还是不会愿意吧 我喜欢年轻聪明的
她纠结了几天 在知道她男朋友要继承家族企业毕业就去做总经理后跟我说 我还是选我男朋友

我打着游戏 默默想 人生啊

最近很累,精神层面的累。再外加遇到了很多事情,大概都是在逼我认清即将进入到所谓“大人的世界”这个事实。内心是黑洞,外界是沼泽,无论哪个维度都无法脱身。
想写点东西记录一下,这兵荒马乱乱糟糟的半年。先等一切都落定吧。

非常需要能量,需要光,需要轻松的幽默的举重若轻的东西。

是我。每天都在徒劳地自我厌恶。

悖悖论:

过去的秋天在向这个秋天逼来

我曾是现在的我

再给我一点绿色吧,阳光对山说。
再给我一点温暖吧,山对太阳说。
再给我一朵云,再给我一把相思吧,空气对山岗说。
我们互相依偎取暖,毕竟,冷也冷到顶点,高也高到极限了。

林清玄。

朋友圈有一个拿了哈佛offer的妹子决定不去读了 还有一个 本科毕业直接拿到博士offer的男生 说不拿bonus不去读
好的你们很强。
想起来另一个我不怎么喜欢的妹子 和情敌撕逼 在微博上将对方隐私全曝出来 嘲讽对方学历 还炫耀自己香港城市大学的offer...真是我见犹尴尬。

《人间别久不成悲》

QAQ
想说什么打出来又删掉了,我超爱你,我会努力

南浦从嘉期:

凌晨一点四十二分的时候他醒了过来,耳机塞得耳朵生疼,流出来的声音跟白噪音似的,沙沙的丢在黑暗里。他有点烦躁地拔掉耳机,把手机推向床角,仰着头躺下,天花板上什么也没有;他什么也看不见。这就跟一种征兆似的,他预料到必然是他家薛失了眠,并且不同于惯常的困嚼着失眠的哽咽点,是痛苦的蹒跚学步,才把他从不安稳的睡眠里头砸醒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任由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烧着屋子棱线分明的角。恰恰是什么都不做,才觉得心安理得。


但薛之谦失眠的毛病由来已久,有时是畏惧噩梦,有时是单纯地遗忘了时间流动的流水作冰碴。大部分时候他浅浅地睡...

《你的名字。》

名字是驯养的第一步。在此之前你可以是街边随便一只扁担上挑起数个小笼中的一只,舔着爪心的,懒懒趴着不愿意动弹的,灰色的,白色的,眼睛一圈黑得像熊猫的,都可能是你。你从无数个笼子中被挑选被抱出来,你伸了伸爪子我才发现你指甲尖细,你的瞳孔是阳光下好看的红,你皮毛的软白蓬松让人忍不住一再抚摸。我想,那你是我的了,我要和你结契,给你专属的名字,从此你不再是随随便便一只白兔,你是我的哒哒,你为我而不同。

不要随便给予一样物品名字,无论是生物还是非生物。有名字的一瞬间它便脱离了物种的规限,成为独一无二的个体。你养过宠物,你换掉你心爱的抱枕,后一个也许和前一个相似度天衣无缝,但你知道那不是它。它有了自己的名字,...

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说是解构主义和符号学,其实也是讲了很简单的东西。爱情不是一个逻辑整合的过程,它是游离在时间和空间之外的一种状态,是介于混沌和清醒的暧昧地带,恋人们忽远忽近的想象,独白,游于天际的神思,其实现在实在是有太多人写了。

他强调的作者中心性,意在个人的自由,我不禁想到这与意识流有什么差别呢。过分强调自由带来的无序冲击传统的写作边框,作者随心而写比较重要,还是考虑到读者而写比较重要。后者禁锢了自由,但前者直接质问了写作本身的意图。

打个比方,我在写一个故事时,故意隐藏了所有关键,将细节摆出来却不解释。这当然很不reader-friendly了,但作者本身还是能得到愉悦...

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要冒着果不饱腹毫无尊严的风险。
想要过得富足自由,就得违背本性去戴上外向的笑容。
世事并非不能两全,只是绝非俗子如我可以享有。

中学的时候和好友约定,要一起活到一百零五岁,做豁了牙依旧乐呵呵的老婆婆。后来想活到六十岁已经非常足够,不算太老,见过人生的spring and fall,头脑清醒地离开。
现在满心只想,活到三十岁就差不多了。啊人生太过于辛苦了,我吃的苦已经足够多了,我不想再耗尽心力去做不愿意做的事了。三十岁,不用考虑婚姻和生育这样我避之不及的凡事,不用为房子的贷款终日惶惶不安,这具年轻的肉体用到了将生锈未生锈的边界,那就让她保有光泽和热气,有尊严地死掉。头脑里折磨我的、让...

那时我想,爱一个人该壮烈浩荡,无所桎梏。他是一坛酒,淋了花香与月光,又辅之泠冽冰水、半盅鲜血。我甘愿浸肤于寒冰,割心为盟誓,做他的刀和战甲,饮下这碗酒,大醉此生不复醒又何妨。 ​​​

黑暗里你朝我靠了靠,呼吸轻微可闻。你问,声音要不要大点?我将耳机从左耳换到右耳,Twins的歌声明显变大了一点,我说,没关系的。
冬天里的黎明总是来得缓慢缠绵,我在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中睁开眼睛,树影在墙壁上跳舞,床头柜上的闹钟咔嚓咔嚓地移动,离起床还差半个小时。
你的mp3静静躺在枕头下,耳机线散乱一旁,和你的长发绕在一起。你还陷在甜蜜的梦里,脸半埋进被子,只舍得露给冷空气微微颤抖的睫毛。
我看着你,看了又看。眼睛酸涩得想要掉泪,心却鼓鼓囊囊被一片莫名的宁静充满。

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久违的以组合形式出现的Twins,突然想到你,想到曾经无数个夜晚手足相抵,相互汲取着温暖而眠。

而今已过了十一年。

“我同情所有不想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夜里需要亮光的人。 ”

“亮光当然很重要,但也必须是个干净的、令人愉快的地方。你不要音乐。你当然不要音乐。你也不能满怀尊严地站在吧台前,虽然这几个小时里最需要的就是尊严。他害怕什么?这不是害怕或担心的问题。他心里很清楚,这是虚无。一切都是虚无,人也是虚无。人所需要的只是虚无和亮光以及一份干净和秩序。”

文学考试考了两篇海明威,讲真要在三小时里读懂他挺吃力的,更难的是要将这份朦朦胧胧捉摸不定的情感再表达出来给老师看。

阿莉西娅:

理想国从未存在,永无乡倒名副其实。我的爱人在上个世纪,我的祖国离散四方。

“他们要逼我去做可能会让我一辈子痛苦的事,去满足他们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欲望。”

“在他们眼中,忍受痛苦才是高尚,但他们并不去想这痛苦本来该不该存在。”


热夏,你归来

听蝉

又游于北方,知寒

*

“酒吞。“对方叫他,语气里抛却了旧日黏糊糊的糖分,多了些摸不透的平静。

“茨木。“酒吞略微弯了嘴角,算是招呼。

他着实没想到茨木会在。

茨木裹了件黑色牛角扣大衣,小半截脖颈从宽松的白色毛衣领里伸出来,又隐没在微微卷曲的头发里。他转身去给酒吞拿拖鞋,袖口处一粒纽扣,随着手腕的动作忽明忽暗。

屋内的暖气太足,带上门便觉得有些喘不过气。酒吞甫一换上拖鞋,茨木又凑过来给他解围巾,他稍高,眼睛微微向下探,长睫毛便洒下一片阴影。手指撤掉围巾时不经意在酒吞皮肤上划过,酒吞轻轻抖了抖。

他鼻腔里都是茨木的味道,黑雪松,杜松,檀木,也许还有茴香。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茨木身上都是抢酒吞...

“也许 ,你永远无法把这些东西写出来 ,这就是你一直拖延 、迟迟不能开头的原因 。 ​​​”

我已经记不清你的样子了。多可怕,前一分钟我在街上遇到你的好朋友(曾经是,或许不再),我攥着不曾有过的勇气扬起脸看他,涂了三层的睫毛膏、画过百次的毫无瑕疵的眉毛、拼命粉饰的阴影和遮瑕、以及嘴唇上亮闪闪的果冻红都在为我打气。我装着熟练的有条不紊,和他喝一场荒诞不经的下午茶,就为了捕捉一些关于你近况的蛛丝马迹。
我已经想不起你的脸了。但这并不妨碍你对我持续的影响,起初是高烧,接着咳嗽,鼻塞,头痛,你是比流感还要恶狠的病毒,誓要将我扒皮拆骨,里外啃噬干净。
但我明明已经缴械投降了。

我已经忘记了你的脸,但你却依然存在于每一个夏天的篮球场,隔着半个操场对我眨眼睛。你身上好闻的木质香萦绕在我踩着高跟鞋流连于柜台...

要无数遍告诉自己 不要过度消耗热情 不要过分看得起自己的爱
火焰烧过后留下贫瘠的荒原 一场宿醉后没有余温 只有反胃

拿到offer了。

可以不用写论文了吗?不能。
那拿到offer有什么用?

明明定下了框架但细分时被源源不断冒出来的分支打乱的感觉好烦啊。
写个啥啦。不如跳舞。

《原曲请搜《张世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秋风萧瑟刮过我的脸,茨大佬叛逆伤透我的心#

昨天晚上 我走在斗鸡的路上
突然发现 队里少了个人
我画掉了 三十八张纸符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吵什么吵)
叫我等等(今天有事)
等你办完事再回家(挚友需要我)
可是茨木童子 你这个混蛋
你跑去大江山 去找酒吞
你到底把这个寮的安危放在哪里啦
你到底把这个寮的安危放在哪里啦
打御魂不在 打觉醒也不在
就连打石距 你都溜得飞快
你就是不care 你就是不care
你心里只有大江山
大江山的鬼王真的那么可爱吗?
大江山的鬼王真的那么可爱吗?

泠冽的风 冰冷的伞
对面的雪女又放大
我已经冻得不行
茨大佬你在哪里

神乐 神乐
用疾风让这个迷途的大佬回家吧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招式神
重新招式神
不...

《茨酒| 随风直入(1)》

现代pa 开车随缘

酒吞被电话吵醒,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边摸手机,划开通话闭着眼喂了一声,声音还是没睡醒的沙哑。
“我去你在哪啊!今天要出来摆摊的忘记了?”
“哦我在......来的路上了。”
酒吞立马翻身起床,将手机夹在颈窝腾出手来提裤子,动作之大带翻一堆东西噼里啪啦。他又敷衍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快速洗脸刷牙再随手抓了几下头发便砰地一声关上门出去了。

今天是百团大战的日子,酒吞作为戏剧社副社主管每年招揽懵懂小学弟学妹的任务。他念的这学校学术没啥过人之处,倒是各种社团如火如荼风生水起,能人异士层出不穷。会员多的社团享有学校的福利优待,活动拨款场地使用都更方便,因此每年抢人的战斗都十分激烈。
去年戏剧社业绩...

非要表述这样的心情 大概是 心里破了一个大洞 灌什么都漏风 不断挣扎着想 谁来救救我 什么都好

想看大江山扛把子酒吞玩阴阳师结果是个非洲人,然后满世界找欧洲血统给他抽卡
每天 希望加入大江山的人排成一队 每个人抽一次 抽到n卡打一顿,抽到r去打杂,抽到sr允许正式加入,欧洲细作茨木抽到了ssr从此成为酒吞最得力的手下(?

“我的身体都交给挚友支配!”
“来得正好我攒了二十张符你快过来帮我画画。”
“噢好......等等不是这种支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想就好好笑

好像还没有人写这个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au

梅林活了这么多年啊,完全就是现成的素材嘛。就是得查很多资料,然后结局肯定不能he啦。

先马着。毕竟啥都没有看奥运重要(你

“十万字同生共死,未曾说情字。”

想写真爱至上里的嬉皮歌手X傻傻经纪人au的亚梅 当然是私设如山的加长狗血版

亚瑟和老板乌瑟大吵一架摔门就走 走几步发现身边没人 怒吼:梅林! 小助理跌跌撞撞抱着他的大衣跑来说你这个笨蛋知不知道这件高定很贵不要浪费

没通告没收入的冬天 两个人挤在破旧的小公寓里 裹着毯子发抖 亚瑟说 你过来点,冷 梅林就乖乖的靠过去 两个人挤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

溜进小电影院的午夜场看老掉牙的励志电影 结尾时梅林轻声说你一定会成功的 亚瑟只是轻轻握住他的手

亚瑟抱着吉他说梅林我新写的歌你听听 梅林听完说我们去打榜 圣诞节

红了以后亚瑟被当红的女明星们邀请去聚会 梅林说好吧我先回家 亚瑟说梅林梅林梅林你可不可以再迟钝点 然后...

请不要嫌弃我刷屏!这个马上就断更了!(。)赶完翻译再玩!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出来,其实最后几张梅子害羞了

《[伏八] 木有WiFi (上)》

他在清晨裹紧了外套拧开门,室外的冷风袭来的一瞬间隔壁的门闩响起轻微的一声“咔哒”,出现了一双幸存于大红羊绒围巾裹辖下的眼睛。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他先移开了视线,随手带上门抬脚下楼。身后一阵窸窸窣窣,好看眼睛的主人手忙脚乱,凭声音就能辨出。

好看眼睛。

他回味这用词,非常不“伏见”。

*

礼拜一伏见起得很早,换上制服时轻飘飘掉出一张纸片,他整了整领口俯身去捡,发现是商场收据。什么时候买了一条围巾?指甲在“红色”的商品标注下划了一道记号,他撑着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将整件事打包扔进垃圾桶。

天气尚存一丝深秋的余温,冬季的干燥冷峻已扑面而来。清晨也投着暗的阴影,经过的建筑边角支棱,无一不...

请不要怪我...刷屏?这个太好玩了.......

我又来了!!!刚刚那个不算!!我就删掉啦!!!这个正式开始!!然后会有很多很多角色,现在没有那么多是因为。。。我还没有找到图片。。。

想写ME的漫长的告别au 很想写 非常想写 蓝鹅还在查资料阶段

我觉得漫长的告别和了不起的盖茨比非常像啊 情节文笔也不输啊 怎么就同人这么少!

然后要写傻白甜 我心里傻白甜最高就是大学生设定 好玩又甜 还能开车

再写个5+1,填上那个论坛体的坑,填J2打丧尸的坑,填吧唧旅游日记

蓝后等考完就修电脑重新开始剪东西

不知道考完了后 ao3在追的文有没有更新 授权有没有要到

看来今年暑假可以高产(握拳

计划列完了,放假前不能再沉迷搞cp无法自拔了(╥﹏╥)

《假如他们是大学同学》

0o
“我找对象从来不看胸大不大,反正都没我胸大。”亚瑟捧脸看着对面单薄瘦弱的男孩子,醉醺醺地笑。
“我看你就不错,同学约吗?”

0o
有什么比在新生欢迎会上被几杯掺水啤酒灌醉更丢脸的事呢?
有什么比喝醉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发酒疯更丢脸的事呢?
有什么比发酒疯的对象是自己未来四年同床共枕(并没有)的室友更丢脸的事呢?
有什么比调戏完室友之后就被一圈揍晕了更丢脸的事呢?

有的。
亚瑟第二天在头疼欲裂中醒来,想起来自己是直男这个现实。

0o
“行李放床下,鞋子放柜里。地板三天拖一次,脏衣服不准堆在洗衣篮里超过两天。晚上超过十点不准外放音响,不准带人回来过夜,男女都不行。”
看起来瘦瘦弱弱的男孩子说话中气十足,亚瑟默默在心里给...

庆祝一下最近找到很多高质量小甜文 立个计划
翻一篇4+1,一篇有点纠结的暗恋,一篇槲寄生下的kiss~
考完口译就动手,给期末攒个人品
就是不知道kudos辣么高有没有人已经翻过了哭哭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想跳跃 想尖叫 想和你一起奔跑直到化为三月清晨的雾 六月湿热的晚风

从指尖开始 每一寸接触的肌肤都钻出羽毛 你的笑容成为与太阳的连接 你的黑发是森林的阴影

想呼吸 想寄给你宇宙元年的欢喜 念出夹杂火花的咒语 从神经末梢一路烧到心脏中心

想念你的悄无声息 毫无痕迹 使你成为我独自的小秘密

哭着吃完了这盒狗粮。

橡皮章er应该没有没看过这漫画的吧w 以前练线条都是拿它当材料的

超——美好的感情,超——美好的画面啊。

今天的卡米亚桑也可爱得尖叫www

《[翻译]【亚梅无差】那些发酒疯的日子(误》

喜迎513(。

大家都在飞刀于是我来发糖了。翻得很赶因为还有一堆作业await(哭)我中英文都是文盲请尽情地吐槽。但原文非常可爱又好笑我看的时候几次都笑趴了。

原文:Drinking Days with Arthur and Merlin

作者:cas_tielle

喜欢请给原作点上kudos❤


这都是Merlin的错。熬过漫长的一天后,骑士们决定去酒馆喝点什么,merlin和往常一样跟着他们一起,毕竟要有人斟酒不是。Arthur忙着自己的事,偶尔和其他人开开玩笑。这时Merlin说了一些傻兮兮的话(关于他自己就能阻挡一条龙之类),Arthur大笑起来,然后被蜂蜜酒呛住了。

“...


关于美队3

首先是team cap。我是绝不支持法案签署的,第一遇难者并非超英的责任(说的好像没有超英,反派就不会杀人似的)第二法案没用。队长说得好,这只不过是推卸责任,将妇联的锅换UN背,战争伤亡还是存在。第三,我们为什么崇拜超英,因为individual的精神。他们热爱世界,勇于反抗,坚持自我。一个被收编的超英队伍不叫超英,叫特种部队。他们有力量,更重要的是知道该如何使用,该如何选择,不该放弃的时候绝不放弃。

虽然队长的戏份在solo电影里算不多,对于队长的坚持理由也未做非常充分的铺垫,但队长的每句话我都挺喜欢的(外加13那段话,那段就是队长的心声)结尾那封信我觉得很温柔,里面有一句就是我想说...

《存文》

AM KISS and Tell

一个全世界都看出来他俩搞上的故事【有肉】

MA 五次亚瑟想救梅林一次他被梅林救了

这篇我翻译到最后的肉突然发现貌似逆我cp 这就尴尬了 但真的萌

AM 和HP的crossover

好像有一个系列 

AM Drinking Days with Arthur and Merlin

这篇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太萌了 两个醉鬼毫无智商地吵架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搞基骑士团表示眼睛已闪瞎 这个我这周看看能不能翻出来 毕竟放假


《几个段子5》

有性转(。

最近心情沉痛 想虐马总(。

17.
花朵将湿漉漉的长发拨到耳后,出机场后一路淋过来的暴雨让她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裙摆一直在滴滴答答,弄湿了门口的地毯。
她看着刚睡醒一脸茫然的马克,将包扔在了地上。

“我要跟你分手。”

18
马克从梦里惊醒。
他从键盘上抬起头,长时间没有运行而处于待机的电脑屏幕反射着自己萎靡不振的脸,手边还有几瓶已经空掉的红牛。
他晃了晃神,意识还不甚清醒。

“小机器人醒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他仰起头朝后倒,看见爱德华多琥珀色的眼睛和微微翘起的嘴角。

她和梦境里几乎一模一样,除开湿透的衣服和失望至极的表情。

马克站起身,几乎是有些急切地将花朵推倒在床上。他重重吻上去,同时手滑进了...

《几个段子4》

最下有419彩蛋(后知后觉的我
副cp线登场

13
克里斯转来班上的那个上午,凉风习习,鸟鸣声声,阳光灼灼,同学们在看见秃顶班主任身后跟着的金发碧眼小帅哥后都刷刷坐得整整齐齐。

“同学们,这是以后就要和我们一起学习了的克里斯,克里斯,给大家打个招呼。”

“大家好。”小帅哥微微一笑,一片吸气的声音,下面的女生纷纷捂住了脸。
“我叫克里斯,爸爸是美国人所以头发是金色的,喜欢文学和历史,”下面的男生也快要捂住脸了。

“讨厌笨蛋。”

马克默默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玩鲑鱼模型的达斯汀,他旁边是全班唯一的空位。

14
“华多,手给我。”

爱德华多不明所以地伸手,看见马克很认真地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扣住,成了十指交错的样子。

“你干嘛......

《几个段子3》

(这什么鬼还写上瘾了
(看前文请点最下面“樱桃薄荷”tag

9
教育局严打网瘾青少年的那段时候,正好是马克翻墙跑网吧最频繁的时候。
班主任环顾了坐得整整齐齐的教室,严肃地望向唯一一个铮亮的空缺......的同桌。
“爱德华多,马克去哪了?”
花朵努力回想了吃过午饭就没人影的某卷毛,非常不确定地说:
“呃,去......厕所了?”
“一下午都在厕所,马克同学看起来身体不太好啊。”
班主任的眼镜反射着贼溜的光,花朵在心里给马克画了个十字。

10.
教导主任最终在学校旁边的网吧捉到了正在打游戏的马克。
“马克,跟我回学校。”
“你找错人了,我是马克的孪生哥哥肖恩。”马克头也不回,键盘敲得噼里啪啦。
“如,果,你,想,糊,弄,老...

我隔着缭绕的白汽观察你的侧脸。你的眉峰掠过空气划破我的呼吸。饱满的嘴唇是果实,牙齿作核,你咬着唇仿佛在品尝刺穿皮肉时散发的熟透的香气,手指敲着象牙白桌面扣住了我蜷缩的心。
我要如何靠近你,如何优雅似青鸟点过湖面留下不断晕染的涟漪,如何在你的山川河海招摇出鲜艳的印记。人类起史以来便拙于表达爱意。上溯千年不变的软肋,飘扬至此遇见你化作迷迭香,流进潺潺清泉里。我在你眉间眼角的清泉里。

《几个段子2》

艺术源于生活,神烦注意

5.
达斯汀拿着杂志跑过来问马克:
“马克!这里有个测试试我们友谊的程度!你看,如果有一个咒语你念了之后我会胖十斤但你会得到五百万,你会念么?”
马克慢悠悠地扫了他一眼。
“看在我们友谊的份上,我就只念一次好了。”

6.
马克最喜欢数学课,爱德华多最喜欢地理课,达斯汀最喜欢下课(。)但他们都有共同点,就是英语课学得毫不费力。
“嗯,怎么说呢......就是感觉英语非常亲切,好像上辈子就已经开始学了一样。”by 爱德华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的口语比英语老师好哦呵呵呵呵ˊ_>ˋ”by 达斯汀
“学习方法?我还需要学习方法?”by 马克

“你们这群开挂的混蛋!”克丽丝缇哭着跑出教室。...

《几个段子》

天朝学生设定 核能ooc

1.
中考的前一天晚上,忧心自己最好的朋友(由于过分叛逆)考不上一中的小花朵给马克打了一个电话。

“华多?”

“马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

“是不是很紧张?没关系的,我们都是这样,心态最重要,一定要调整好。我跟你说我考试前都会喝一杯牛奶这样我就可以安心一点,你要不要喝?我明天给你带!”

“不用...”

“马克你声音怎么这么小,天啊你真的这么紧张?张老师有时候很混蛋的他说你除了自负一无是处是错的,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了......马克?你那边什么声音?你在干嘛?”

“呃,我在打游戏。”

“马克你去死吧!!!!!”

2.
“华多,明天初中同学会你去吗?虽然我跟那群人称得上完全...

嗯......

《【楼诚】【伪科幻】圆圈/Samsāra》

我女神的文!我女神的文!我女神的文!

罗师傅的人你们也敢动: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AU&众神自己AU&球形闪电AU&前目的地AU&三体AU


距今为止,我失业了整整三个月,几乎花光了积蓄,适逢深秋,我被衣着与身材一同臃肿的房东太太赶了出来。那一刻我浑身怒火,不觉衣着单薄,秋风呼啸如若为我打气。我吼着嗓子丢出几句国骂,被房东太太扔出来的一只破烂棉拖鞋砸到了胸部,保存稍差的巴宝莉风衣上倏然出现了一滩颜色不明的果酱。

时隔我与马修分居半年,一切事情都在告诫我如今时运不济,因此我更是认定了房东太太恶毒的心...

© 蓬乐不可为/Powered by LOFTER